盐城民生网: 关注生活、关注民生
收藏本站

射阳县新坍镇敬老院:铮铮兵哥孝老敬老显柔情20年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21-09-10 09:32作者:郭开国 蒋雯杰来源:新坍镇

    “这次发病,我这条老命能够保住,还真多亏得人家秦院长忙前跑后给我治疗的及时,否则……”

    “是的,不容易哦!即使亲生儿子顶多也不过如此,若遇上个不孝之子,还不一定赶得上人家秦院长对我们如此关心体贴呢!”日前,在江苏省射阳县新坍镇敬老院,说起共产党员、参战退役军人、敬老院院长秦广甫,蹒跚团聚在一起的10多位老人争相夸赞起他们心目中的“孝子”。

初心不忘听“号令”

    提起秦广甫,在新坍镇早就是一位名人了。1964年10月出生的他,受新中国成立前老党员、复员军人父亲秦军的影响,从小便有了当兵保国的红色志向与梦想。1982年高中毕业不久,他积极响应祖国号召踊跃报名应征,且如愿跨入军营成为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既然去部队,就要当个好兵。”秦广甫牢记着父亲的叮嘱,在军营中刻苦训练,严格要求自己,在新兵连时即被表彰为“训练标兵”。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我愿以自己的忠诚和热血报效祖国。”1984年7月,祖国西南边境屡遭他国侵犯,我国政府被迫集结部队反击。在秦广甫的再三要求下,原本留守驻地的他,终与战友们一起奔赴云南自卫反击战前线,参加了著名的老山八里河东山防御战。高山丛林中,温高湿大、蚊虫众多,生存环境恶劣,流弹险情不断,曾有几名与秦广甫在同一猫耳洞的战友,在与敌人交战和炮火中牺牲。他化悲痛为力量,坚守阵地前后达一年之久,并在火线上光荣加入党组织。

    铁打军营流水兵。1986年底,秦广甫服从部队命令,依依不舍退役回乡。县民政部门为褒奖和照顾参战有功人员,曾将秦广甫安排到所属单位工作,虽说那里工作轻松、待遇较好,但他总觉在那无自已用武之地,毅然谢绝了好意。当时,恰逢镇里正在组建治安联防队,他以共产党员、参战退役军人的优先条件加入。这项惩恶扬善的特殊工作,使得秦广甫如鱼得水,他积极协助公安机关夜巡日查、打击罪犯,在维护地方治安、保障社会稳定上成绩突出,得到了镇党委、政府领导的亲睐,被择优抽调到镇政府机关负责后勤事务。

    2001年10月,按照上级部署与要求,镇党委、政府决定“一刀切”,对乡镇机关事业单位实施改革、精减人员,不在“体制”之内系乡办人员性质的秦广甫,不仅没有居功自傲向组织提出任何要求,而且还带头服从组织安排,积极报名竞聘镇内公益性岗位。就这样,秦广甫通过文化考试和公开面试,半路“改行”进入镇敬老院,且一干就是20年。

使命必达不“甘后”

    兴建于上世纪80年代初的新坍镇敬老院,因历史原因院区太小,不仅占地面积只有1亩多地、建筑面积不足800平方米、床位满打满算10多张,而且院内设施及条件也相对较差,既难以满足和保障全镇“五保”老人集中供养所需,又使得许多零散居住“五保”老人不愿离村进院参加集中供养。

    好在就在这时,镇党委、政府决定将迁出另建的新坍小学旧址让给敬老院,虽说老旧校舍有些破破烂烂,但新址地域范围毕竟大了许多,有着可以发展的空间。

    当家方知柴米贵。为了尽可能地改善和提高入院“五保”老人居住条件、生活质量,秦广甫一方面建议镇里抢抓国家及各级政府重视出台老龄事业发展的激励政策,积极向上申报争取敬老院改造扩建项目,以便解决更多“五保”老人集中供养问题。在新院改造期间,秦广甫起早带晚,忙于工程质量、施工进度检查督促,统筹安排在院老人的日常生活。同时,他还通过积极向上申办关爱工程,在敬老院内创办起爱心超市,以此方便老人购物。因地制宜,在院内兴建配套的厨房、门楼、车棚、凉亭、小花池等设施,不断完善提升服务功能。

    “他当院长,家人亲友非但沾不到一点光,反而还要倒贴帮助他呢!”秦广甫的妻子耿其云似自豪又埋怨地说。的确,这些年来他坚持以院为家,甚至为了照顾老人方便,干脆就在敬老院不远处买了一套二手房,耿其云从此便成了敬老院里不拿工资的编外“服务员”,随时被秦广甫派上用场。院里设置一个活动室,他家的功放、音响也就自然成了敬老院的物品。

    姚永昭是秦广甫的姨哥,小时候两人玩的较铁,后来姨哥远走广西创业经商,小有成就。一次,姚永昭回来省亲专程摸到敬老院找他,秦广甫喜出望外,交谈中直言不讳要求姨哥支持他工作,姨哥当即拿出10000元现金,一次帮敬老院新购置了11台彩电,丰富了在院老人的文化生活。

    有一生死战友在县城多次邀请众战友去聚会,秦广甫动员其省下这钱来,为敬老院做点事情远比吃喝更有意义。这位战友听从了他的意见,将所购置价值40000多元的全套健身器材送到了新坍镇敬老院,让老人们在“玩”中锻炼了身体。

    秦广甫注意到,从旧校舍到新敬老院总觉缺少休闲美化的景观。为此,他联系在上海从事经营的好友,动员其帮助家乡敬老事业,使其欣然捐资40000元,为敬老院建成两个造型别致、荷花满塘、水流潺潺的鱼池,使其与已建成的琉璃八角凉亭、小巧精致的花坛有机融合,给先前沉闷的敬老院带来勃勃生机。这些年来,在秦广甫的影响与努力之下,新坍镇敬老院获得社会各界人士支持的资金、物资价值达到百万元以上。

    2017年,在镇党委、政府重视支持和秦广甫奔波努力下,新坍镇敬老院先后获得财政资金、上级补助400多万元,新建起两幢设施齐全、条件一流的新楼,敬老院占地面积已近23亩,建筑面积达到4200多平方米,拥有床位150多张,不但能保障镇内“五保”老人集中供养,而且开始接纳社会留守老人进入养老。

作风依然融“真情”

    “照顾服侍好这些老人,让他们安心颐养天年,是镇党委、政府交给我们的光荣责任与义务,只要大家真心实意地把老人当亲人,就会赢得他们及社会对我们工作的认可。”这是秦广甫当年在院务会上,既对众人又对自己提出的要求。

    20年来,秦广甫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他竭力把“五保”老人当成自己的父母来孝敬。经过他下村入户动员,先后接进敬老院集中供养的“五保”老人就近200人,使他们年老之后生活有了着落,生病有了治疗,临终有了安慰。

    新集村“五保”老人陈国中,年高78岁时仍独居偏僻一隅,秦广甫曾多次登门劝其到镇敬老院居住养老,可习惯了独居的老人就是不肯。2018年腊月,寒流袭来,想到老人那破旧老房,秦广甫再次骑车10多公里来到他家进行动员,可这位倔犟的陈老爹就是不答应。无奈中,秦广甫与村干部商量,只得请出他多个远房亲戚、邻居一起做其工作,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好说歹说终将其说动。

    事也凑巧,就在陈老爹离家搬入敬老院的第三天,他突然口吐白沫摔倒在地。秦广甫与护理人员随即将老人送入镇卫生院急诊,被确诊为突发性脑梗。由于抢救及时,治疗得法,护理到位,命悬一线的老人竟奇迹般地起死回生,身体渐渐恢复。“他若还住在老家,这次老命肯定不保了。”当陈老爹的一个远房侄子闻讯在外赶回,听了众人叙说感动不已,连连向秦广甫及护理人员表示谢意。

    这些年来,秦广甫从不轻易远行,因他知道敬老院内风烛残年的老人,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出现料想不到的情况,随时需要他来处理。即使在家,他也坚持每天到敬老院老人房间巡查两遍以上,有时夜里不放心,还起床穿衣逐房查看,发现问题及时处置。耐心细致的关怀,使得老人们对秦广甫产生了特殊的感情和依赖,平时有什么知心话都愿意与他说,有什么隐密事也都愿意要他做。

    在苏北农村中,老人去世,封棺执斧,是一项极为庄重、讲究的传统风俗,执斧者须是死者娘舅或内表才行,否则会惹出事端,遭人讥笑。而当患有老年痴呆、在敬老院生活10多年的“五保”老人秦立珍去世后,老人的侄儿却出人预料地提出请秦广甫执斧,以此感谢他及敬老院对其婶妈多年来的悉心照料。在场众亲戚纷纷赞成无一反对,那情景、那场面十分地感人。

    2020年初,突发的新冠肺炎疫情恣意蔓延。为能确保敬老院年老体弱的老人们不受感染,秦广甫严格按照疫情防控规范要求,在坚持内抓院区每天消毒、定时开窗通风、饭菜直接送达、人人配戴口罩、搞好环境卫生等措施的同时,对外院区实行封闭管理,严禁院外人员入内,非特殊情况院内人员不得出大门,所需生活物资采取不见面、远距离交接办法,减少内外人员接触。为此,秦广甫陪伴老人在院内未出大门达50多天,直至疫情解除。今年5月,他又主动组织无禁忌的54名集中供养“五保”老人,在全县率先完成接种任务。

不变的初心使命,永远的军人作风。共产党员、退役军人秦广甫20年的不懈坚守,先后令镇域内210多位鳏寡孤独老人过上幸福的晚年生活,有力地促进了新坍镇敬老事业的发展。新坍镇连续多年被市、县表彰为“老龄工作先进镇”“文明敬老院”,秦广甫个人多次被市、县、镇表彰为“全市十佳孝老之星”“全市十佳护理员”“敬老孝老楷模”“优秀共产党员”等。

微信图片_20210910092925.jpg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