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民生网: 关注生活、关注民生
收藏本站

茶诗与粗茶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20-08-18 20:15作者:邹凤岭来源:邹明明

□ 邹凤岭

  夏日水乡,酷暑难当。清晨,成群结队的红蜻蜓,低飞在庄稼地上空。门前大树上,蝉鸣声远。一会儿,晨雾散去,太阳撒下了炽热的光芒。

      “板桥人渡泉声,茅檐日午鸡鸣。莫嗔焙茶烟暗,却喜晒谷天晴。”赶着早晨的清风,走进熟悉的村庄。焙茶晒谷,小桥流水人家。宁静致远,村景如诗如画。故人相逢,粗茶一杯,悠然自得,曲美韵长。

  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古人喜爱茶,咏茶诗百般红紫斗芳菲。白居易有诗云:“食罢一觉睡,起来两碗茶。举头看日影,已复西南斜。乐人惜日促,忧人厌年赊。无忧无乐者,长短任生涯。”可见茶与茶文化,早已成了人们生活的一部分。

  夏日的粗茶,那是水乡里独有的茶品。盐都水乡,河流纵横,湿地宽广。近水之物,取之为茶,体现出人与自然共生的智慧。“茗生此石中,玉泉流不歇。根柯洒芳津,采服润肌骨。”是说那泉溪近水边,茗草罗生,时有玉泉真公常采茗而饮,寿高八十余,还童振枯,面如桃李。水乡的茶品,是因独有的气候、土壤、水质滋养,堪比李白诗中泉生茗草的茶饮。

  水乡湿地浅水处,田陌的岸边,到处生长着可用于泡茶的植物。初夏时节,水乡人饮用芦苇叶茶水。水乡低洼地,成片的水泽河滩和荡区,是芦苇生长的最佳地。芦苇全身是茶品,芦苇的叶、花、茎、根均可煮水入饮。《本草纲目》载用它“煮浓汁服,主鱼蟹之毒”。《王揪药解》谓之能“清肺止渴,利水通淋。”夏日里,我与家人劳作在田地间,当太阳升高时,大口饮用奶奶送来的芦苇嫩叶清茶水,小憩田头树荫下,清凉回荡在笑声里。

  喝过了芦苇嫩叶茶,荷叶茶水当其时。“彼泽之坡,有蒲与荷。”清清的水岸,蒲草与绿荷交相辉映。青荷田田,绿油油的荷叶上滚动着晶莹剔透的露珠。夏日水乡荷叶茶,是当之无愧的养心佳品。盛夏里,农事相对清闲,品茶成了村头一景。晌午时刻,烈日当空,村上的人们聚到村前的大槐树下纳凉拉家常。一张小方桌,一壶荷叶凉茶水,置于树荫下。呷一口粗茶细品味,轻轻摇动芭蕉扇,茶香溢满了小村庄。

  夏末秋至,清凉菊花茶,占据了茶饮的位置。“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陶渊明去官归隐,种菊写菊,留下了千载传吟的菊花诗。我最早认识的菊,是入不了诗的野菊花。它远离篱笆,却为田园增色。当年,清郑板桥辞官归隐在盐城,绘画饮茶写人生,“白菜青盐糁子饭,瓦壶天水菊花茶。”糁子饭,那是水乡收获的麦子碾成的。菊花茶,采摘于水乡的田陌。在这茶诗里,让人看到了大画家、诗人的平实、窘困和博大的胸怀。

  如今的茶饮,品种繁多。品过了龙井,再饮碧螺春,却总是时常想起水乡夏日的粗茶。“醉翁酡,醒来徐步杖藜拖。家童伴我池塘坐,鸥鹭清波。”古村落,粗茶水里裹着正、清、和、雅,民风纯正又古朴。全村人共饮一壶清茶汤,所有的恩怨都化解到了甘美洁净的茶水中,把盏相敬和气正,邻里间更包容。品读古人的茶诗,再饮夏日的粗茶,茶诗文韵夹着水乡泥土味,咏诗品茶,醉在无尽乡愁里。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