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民生网: 关注生活、关注民生
收藏本站

红汤泡饭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20-05-31 10:23作者:顾仁洋来源:龙冈镇

       (顾仁洋)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习近平总书记在看望参加政协会议的经济界委员时,回忆起当年在陕北黄土高坡的岁月,引起会场一阵笑声。总书记那时饿着肚子问周围的老百姓,觉得什么样的日子算幸福生活?百姓们讲了几个心愿:第一个目标是希望不再要饭,能吃饱肚子。别管吃什么,半年糠菜半年粮也好。再进一步,当地的土话叫吃“净颗子”,就是能吃上纯高粱米、玉米面。第三个目标,他们认为那就高不可攀了,“想吃细粮就吃细粮,还能经常吃肉”,说是“下辈子的愿望”。

  我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出生的,虽然没有经历过要饭、吃不上高粱米的艰难困顿的岁月,但是幼时贫苦的印象也依然清晰在目。当时,我在吃上也是有许多“小目标”的。

       “要是家里天天来亲戚就好了。”除了逢年过节和红白事,那时农家人难得沾上荤腥。我们兄妹几个就经常奢望家里能来个亲戚,因为家里若是来了至亲好友,父母总要咬咬牙,割肉买鱼招待亲戚。沾亲友的光,我们便能混上个油汤油水。所以,一旦有亲友上门,我们总会欢天喜地地跑到田头,大声喊,“妈哎,爷哎,家里来亲的(亲戚)了!”

       “要是像姑母家那样,晚上也能吃米饭就好了。”这是大姐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姑父在令人羡慕的“商粮供”系统(食品站、粮管所、供销社)的食品站上班,是负责收购生猪的“公家人”。姑母家的晚饭经常是吃米饭,偶尔还有个小炒什么的。而我们家早晚一碗粥,中午才有饭。所以大姐在姑母家吃了一顿晚饭后,便无限羡慕姑母家的幸福生活了。

  我当时羡慕的是邻居建锋、建军姐弟俩碗里的红汤泡饭。建锋的父亲做过玻璃厂厂长,后来又做文化站站长,她的母亲则是乡里的文娱宣传队员。建锋和我一般大,而我家的院子,正对着她家房子的后窗。每当建锋妈妈做出红烧肉、红烧鱼的时候,肉香鱼香便随氤氲跑出他们家的窗户,热气腾腾地钻进我们兄妹的鼻息里。那时,庄上的小孩吃个饭,总爱端着个饭碗到处跑。于是,端着白饭的我们,总能看见建锋姐弟碗里搁着肉、鱼,泡着肉汤、鱼汤。那令人垂涎欲滴的红汤泡饭,不免让我们心生感慨:要是自己的碗里也是红汤泡饭该多好啊。

  到了小妹那里,她在吃的愿望上,层次明显比我们高了许多:想吃食堂里的猪头肉或是小馆子里的面。小妹妹出生后不久,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了,又迎来了分田到户、家庭联产承包制,家里晚上偶尔也能吃上米饭了,来个亲戚时,父母买的鱼肉也会稍多一点了。可小妹更喜欢乡政府食堂里端回家的猪头肉,还有饭馆里用虾糠汤、脂油下的面条,这远比我们红汤泡饭的要求高了。

  从饿着肚子,奢望吃上红汤泡饭,到解决温饱问题,随时吃鱼吃肉,再到倡导绿色生态,提倡文明健康饮食,中国人民正一砖一瓦、一年一年把蓝图愿景变为美好现实。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