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民生网: 关注生活、关注民生
收藏本站

射阳县新坍镇新集村干部创办集体农场纪事

 二维码 20
发表时间:2019-03-11 17:12作者:郭开国  姚永亮来源:新坍镇

“众雁”振翅抛“穷帽”

——江苏省射阳县新坍镇新集村干部创办集体农场纪事

春寒料峭,久雨阴冷。

“人家村干部们能顶着寒冷给集体农场干活,我们还怎好意思窝着让自家的麦田积水受渍?!”这天,在黄海之滨江苏省射阳县新坍镇新集村,村民们看到几名村干部正在挥锹清墒忙着农活时,也纷纷投入春季农作物田间管理之中。

“唉,穷村的干部也不好当哦!”

“就是,这几年村干部为了集体和我们,不知动了多少脑筋、流了多少汗水……”农田里,村民们谈起村党总支、村委会干部一班人,自讨苦吃创办农场的事,感慨不已。


无奈之下“办农场”

积重难返,穷名远扬。这是新集村干群几年前自己总结的。

地处新坍、海河、陈洋三镇交界的新集村,座落在县域泄洪河道运棉河南,系2000年由原新加、北集两个自然村合并组成的,现拥有1020个农户、3200多人口、4900多亩耕地。

历史上,由于新集村远离集镇、交通闭塞、信息不畅,干部群众市场经济意识不强,许多人习惯于传统的农作物种植,然人多地少,效益较低。村两委会在2015年之前,不但连间像样的村部都没有,而且还欠着140多万元的外债,连续多年被市、县列为经济薄弱村、重点贫困村。

期间,为能尽快改变新集村落后面貌,县、镇党政组织也曾一次又一次派驻工作组、选调机关干部到村任职。凭着这些外来特殊的人脉资源和政策倾斜,新集村虽能在短时间内取得一些“村强民富”亮眼的成效,可治标未治本,往往昙花一现。

穷家难当,村干难选。2014年3月,1959年2月出生、本已准备辞去村干部职务随孩子进城的陈元之,却意外地被党员推选、镇党委确任为村党总支书记。同时,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立下过战功、曾任过村干部的退伍军人时林,应村民们要求,毅然放弃镇机关公益性岗位工作回村,走马上任挑起村委会主任的重担。

村民的信任,组织的重托,让这两位“新岗位、老村官”感到了无形的压力。他们发扬民主、集思广益,多次召开党员干部、村民代表“诸葛亮”会议,商讨确定持续可行的强村富民良策。

“新集村要想经济总量在短时间内有大的提升,最好的办法是上工业,可我们这里的基础和条件,是自己没实力,客商看不上。”

“论村里现有资源和优势,我们唯有围绕农业规模化种植、产业化经营做文章……”

“对,这些年随着村中青壮年纷纷离村外出,在家留守的大多是老人与妇女,许多人家的农田只能‘望天收’‘随意长’,种田效益较低。眼下,县、镇号召推行联耕联种,我们何不乘风乘势,将零散的土地流转到一起发包经营,既能挖掘土地潜力,又能保证农户收入,关键还能增加一定的集体积累。”

几经讨论,村“两委”最终形成土地流转金850元/亩,经营盈利部分再按集体、承包人、土地所有人5:3:2比例分成的方案。秋播在即,村组干部分头深入农户劝说流转土地,多方努力签下200多亩合同。

“这么高的土地流转金,还要盈利分成,如此方案明显是不让承包人赚钱!”此时秋播将过,村干部们虽多方动员宣传,可村内村外却没人愿意揭榜承包。

“这怎么行,要不,就我们三个人包下办个集体农场吧?”村党总支书记陈元之无奈之下,征求起村委会主任时林、村会计辅导员刘加春的意见。

“谁叫我们是党员干部的呢?否则,总不能将已流转过来的土地放荒!”时林、刘加春稍作迟疑,郑重地在保证承包合同履行,出现亏损三人按5:3:2比例分摊赔偿承诺书上,签下了各自的名字。


百般辛劳“花显果”

“什么,就你们三个种这田,弄得起来吗?”村中,之前签下土地流转的农户怀疑起来,害怕把土地给了干部种,得不到约定的收益。有人直接提出:“先付清当年流转金再种地”的要求。当时,白手起家的三个人正忙着筹钱购买种子、肥料,一时的确拿不出钱来。不想,还真就有农户说啥也不肯让出土地了。季节不等人,陈元之找到农商行新坍支行,以自己的“易贷通”贷出5万元款,及时与土地流转户进行了兑付。

创业艰难,管理赢效。为能最大化地节省小农场支出,三个人精打细算,但凡人工能干得了、时间又允许的农活,他们就不轻易花钱调机叫工,自己起早带晚干。像什么购种、买肥、置办农药等农资,他们都要好中选优,货比三家,低价确定,自带车辆,自己装卸,从舍不得叫车装运。平时,麦田开挖墒沟、施肥用药及水稻田间整理、正常灌溉,都是他们风里来、雨里去,起早带晚自己干的。村委主任时林的妻子崔成秀抱怨到:“自从村里办了农场,家里的事他就没伸过手,田里更是没了他的脚印。”

有付出就会有收获。小农场在三个人精心伺弄下,无论是先前的麦子还是后来的水稻,两季单产比相邻农户地块高出100多公斤,且籽粒饱满、质高品好,出售时每斤价格上浮一毛钱左右。农场购进种、肥、药等农资量大价低,管理支出科学把控,收获时粮丰价高。如此外节内省,三个人除去生产经营各项开支费用,第一年就净获纯利10多万元,按合同上缴集体积累5.5万元。

一年上缴集体5.5万元,或许对于从事二、三产业的人来说,这数字撑不起眼睛皮,可大家千万别忘了这是在一个经济薄弱村里,且是三名村干部在200多亩土地上,给集体、给村民创造的财富。正是有了这样的收益,从而坚定了“三村干”继续扩大土地流转规模,促进农业增效、帮助农民增收的信心。同时,这也无形中激发了村民参与土地流转的积极性,到了2015年秋,流转土地面积已近400亩。

随着土地流转面积的增加和其他4名村干部的加入,几人商定以土地股份合作社的形式创办集体农场,明确村委会主任时林任法人代表,实行企业化经营。农场根据生产需要陆续投资添置了拖拉机、插秧机、喷药机等必备的作业机械,有效地提高了耕种及管理效率。

从联耕联种走向联管联营。新集村的做法与成效引起了《农民日报》记者钟欣的注意,并千里迢迢深入新集村踏田入户采访,热情洋溢写出《一个土地股份合作社的春天期待》大通讯,以头版头条刊登在2016年4月22日《农民日报》上,在县内外产生较大的反响,不少外地镇村干部慕名前来参观。

怎样才能不辜负上级党政组织与社会各界关心?唯有做大做强集体农场,使新集村早日脱贫,让村民们过上富裕的生活。陈元之与时林等人商议,为感谢钟欣记者的鼓励和激发更多的农户加入合作社,决定以她名字的谐音和取时不待我、星星之火之意,将之前集体农场正式命名为钟星土地股份合作社。

“土地入股,不仅能得到不低的土地流转金,而且合作社每年还能二次分红,更关键的是,你若愿意还可参与合作社季节性劳动,工资照算,这比把土地留在自己手上耕种划算多了!”一些精明的村民看出了门道,纷纷主动要求加入。2017年秋,合作社已拥有土地面积1020亩,现已达到1500多亩。


撬盖效应“换新颜”

几年来,新集村两委会干部主动作为、艰辛付出,领办农场、成立土地股份合作社,不仅是让分散零碎、产出低效的农田向规模化经营迈出了可喜一步,而且更为关键的是在不经意间改变着村民的生产经营观念和对美好生活的追求。毫不夸张地说,他们的做法就好似杠杆一样撬动揭开了新集村贫困之潭的“盖子”。

大家别以为新集村的干部,这几年把时间、精力全部放在这个农场和合作社上,忽视了村中其他工作。事实上,他们这里成了引领村民生产、帮助村民致富的示范基地和发展现代农业的平台。生产经营中,他们发现村中沟河引排能力不强,及时向上争取工程,先后投入200多万元,对境内两横两纵大中沟进行了全面疏浚,同时,又发动村民参与对150多条条排沟进行了高标准整治,畅通了水系河网。

车辆难进,交通不便,一直是困扰新集村与外交往的“瓶颈”。他们抓住国家鼓励、地方配套新建农村公路的政策机遇,全力申报,先后修筑乡村公路9.8公里、公路桥4座、机耕桥23座,现在镇村公交车一天8趟穿越全村,彻底改变了新集村过去不通汽车的历史,缩短了村民与外界的距离。便利的交通,为村民发展大棚蔬菜、特经作物创造了条件,全村累计已发展起非粮作物近千亩。

几年的生产经营,合作社已向村里累计上缴了几十万元积累,而村干部应得的收益和分红,没有一个人拿取,他们把这些属于自己的汗水钱,毅然投入到合作社扩大生产和搞好经营之中。2017年,针对不利天气对粮食收储产生不利影响,在县镇支持下,投入130多万元,兴办起一座日可烘干80吨、仓储1000吨粮食的烘干仓储中心,不但解决了合作社粮食收储安全,而且还满足了未入社农户收获遇雨烘粮需要,有效地保障了全村粮食丰产丰收。

现代农业离不开节水增效。2017年冬,在县水利部门支持下,新集村利用中央财政小农水重点县项目资金1000万元,对境内1000多亩土地实施了平渠埋管、按需供水的高效节水农业项目。去年投入运行,当年亩增效益近300元,让村民们开了眼界、得到了实惠。

经济的发展改变着新集村,2017年底全村已顺利通过市、县脱贫验收。如今,村里新建起一座楼上楼下720多平方米的党群服务中心,让干部服务、村民活动有了场地。同时,逐渐富裕起来的农户也按照村里的规划,围绕党群服务中心联建起百余套式样新颖、粉墙黛瓦、功能齐全的康居小区。

走进新集村,那水清岸绿的生态环境,配套完善的基础设施,整齐划一的作物布局,欣欣向荣的农村景象,客来车往的热闹氛围,和谐融洽的干群关系,所有这些,彻底改变了人们对昔日新集村的印象。

“众雁”振翅抛“穷帽”,新集如今“换新颜”。郭开国  姚永亮